央行行长易纲:2021年货币政策“稳”字当头 建设碳市场、发展碳期货

作者:阿飞
【字号:

摘要:【央行行长易纲:2021年货币政策“稳”字当头 建设碳市场、发展碳期货】昨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就2021年金融市场热点问题重磅发声。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易纲谈及了我国宏观政策走向,利率汇率市场化改革,金融市场支持实体经济发展重点工作及推动金融高水平对外开放的具体举措。(期货日报)

相关专题:基金

昨日,中国人民行长易纲就2021年金融市场热点问题重磅发声。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易纲谈及了我国宏观政策走向,汇率市场化改革,金融市场支持实体经济发展重点工作及推动金融高水平对外开放的具体举措。

此外,对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易纲回应表示要发挥出金融支持绿色发展的三大功能——资源配置、风险管理、市场定价。其中包括要不断完善绿色金融产品和市场体系,发展绿色、绿色债券、绿色等产品,建设碳市场,发展碳期货。

2021年政策要“稳”字当头

谈及今年的货币政策走向,易纲表示,2021年货币政策要“稳”字当头,保持好正常货币政策空间的可持续性。

易纲表示,在总量方面,综合运用各种货币政策工具,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保持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在结构方面,发挥好货币政策工具精准滴灌作用,加大对科技创新、小微企业、绿色发展等重点任务的金融支持。同时,深化汇率市场化改革,巩固贷款实际利率下降成果,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

易纲强调,中国没有采取零利率甚至负利率,也没有实施量化宽松政策,是少数实施正常货币政策的主要经济体之一,一直以来也没有“大水漫灌”。因此,对于中国的货币政策而言,退出问题较小。

进一步疏通LPR向贷款利率的传导渠道

在利率市场化改革方面,易纲介绍,2021年人民银行将进一步疏通LPR向贷款利率的传导渠道,通过深化LPR改革推动存款利率的逐步市场化。加强对互联网平台存款和异地存款的管理,维护存款市场秩序,稳定银行负债成本。进一步健全央行政策利率体系和货币市场基准利率。

提及汇率市场化改革,易纲表示,2021年将继续坚持市场在人民币汇率形成中发挥决定性作用,优化金融资源配置。坚持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注重预期引导。实现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四方面强化金融有效支持实体经济

关于金年如何提升金融服务的普惠性,更好地支持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企业的发展,易纲表示,金融系统将进一步强化金融有效支持实体经济的体制机制,按照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原则,健全具有高度适应性、竞争力、普惠型的现代金融体系,完善激励约束机制,设计和创新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继续支持好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企业的发展。今年将重点做好四方面工作:

一是继续实施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延期支持工具和普惠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支持计划,两个工具支持力度保持不变。

二是持续开展商业银行中小微企业金融服务能力提升工程,支持商业银行扩大“三农”、小微企业、制造业贷款投放。

三是继续发挥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引领作用,支持银行发行小微专项金融债券,推广供应链票据和应收账款确权,促进企业发债融资。引导市场推出更多供应链金融产品,支持产业链上下游小微企业融资。

四是健全农村金融服务体系。做好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金融服务,保持对脱贫帮扶政策总体稳定。

促进监管模式和制度体系与国际通行规则接轨

易纲表示,金融业开放是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必然要求。下一步,将全面实施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切实转变开放理念,推动系统化、制度化开放。进一步完善金融领域各项配套制度,促进监管模式和制度体系与国际通行规则接轨。统筹推进金融业开放、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和人民币国际化。

易纲表示,扩大开放之后,相应的金融监管必须跟上。易纲强调,要构筑与更高水平开放相适应的监管框架和风险防控体系。加强监管协调,形成监管合力。完善跨境资本流动监测,提高金融监管的专业性和有效性,维护好金融稳定。

建设碳市场、发展碳期货

最后,易纲还谈到,服务好碳达峰、碳中和的战略部署,是今年和未来一段时期金融工作的重点之一。下一步,关键是做好绿色金融政策设计和规划,发挥出金融支持绿色发展的三大功能——资源配置、风险管理、市场定价。

他提出,要逐步完善绿色金融体系的五大支柱。一是健全绿色金融标准体系,做好统计、评估和监督等工作;二是完善金融机构监管和信息披露要求,对社会公开披露碳排放信息;三是构建政策激励约束体系,增加碳减排的优惠贷款投放,科学设置绿色资产风险权重等;四是不断完善绿色金融产品和市场体系,发展绿色信贷、绿色债券、绿色基金等产品,建设碳市场,发展碳期货;五是加强绿色金融国际合作,绿色金融标准要“国内统一、国际接轨”,争取年内完成《中欧绿色金融共同分类目录》。

在去年举办的第16届中国(深圳)国际期货大会上,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曾提出,要围绕价格发现这个期货市场的核心功能,进一步夯实期货市场的基础,研究推出碳排放权期货,助力2030年实现碳达峰和2060年实现碳中和。

多位期货公司人士曾对期货日报记者表示,从我国碳排放市场基础来看,我国是碳排放大国,重点排放单位和企业数量多(包括钢铁、电力、水泥等多个重点排放行业),推出碳期货市场已经具备了一定的市场基础。且在资本市场发展的大环境下,我国碳市场的建设势在必行,与监管部门目前注重环保的大环境政策也形成一致。

国际碳市场发展经验也表明,碳现货市场、碳期货及其衍生品市场共同构成了完整的碳市场体系,在应对气候变化、促进低碳经济发展方面发挥着积极的作用。碳期货由于采用集中竞价交易机制,市场流动性比较高,监管比较严格,形成的碳价格具有透明性、公允性等特点,能有效帮助企业锁定减排成本,合理安排生产计划,积极实现减排目标。

另有市场人士表示,碳期货的出台不仅可以为市场提供具备更高流动性的交易平台,也能为市场提供具有连续性、公开性和预期性的价格参考,有利于增加市场透明度,提高资源配置效率。

(文章来源:期货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