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保险投资官调查:2021年对市场不悲观 收益率目标要下调 最担心这个风险

作者:阿飞
【字号:

摘要:【中国保险投资官调查:2021年对市场不悲观 收益率目标要下调 最担心这个风险】经历了2020年新冠疫情以及国际国内震荡行情的险资投资官们,对2021年的市场行情并不悲观,整体情绪是“中性偏乐观”,认为机会大于风险。(券商中国)

相关专题:期货理财机构理财

春寒料峭,一元复始。每年初是机构总结得失,定调中期配置、调整短期战术的时候。为了解保险机构的最新想法,证券时报·中国记者从2016年开始组织《中国保险投资官调查》,每年年初向保险部门和保险资产管理公司相关负责人发放问卷。

2021年中国保险投资官调查于近日结束,共回收23份有效问卷,调查对象覆盖了国内主要保险资产管理公司、保险公司的首席投资官以及投资业务条线负责人。样本机构管理的资金近15万亿元,约占21万亿保险资金余额的70%。

经历了2020年新冠疫情以及国际国内震荡行情的险资投资官们,对2021年的市场行情并不悲观,整体情绪是“中性偏乐观”,认为机会大于风险。

但考虑到经过两年的结构性牛市,未来收益挖掘难度会越来越大,保险投资官们对2021年的投资预期普遍差于2020年。如果将时间拉长到未来1-3年,大多数投资官认同保险投资收益目标会下调。

鉴于2020年A股震荡上行,并走出了一波结构性牛市,部分新兴成大消费行业估值已处在较高位置。有78%的投资官认为,A股当前估值较高。

即便如此,权益投资仍是保险机构看重的资产类别。保险机构2021年最愿意加码的资产包含债券、股票和股权投资。其中,科技、消费、医养板块被看好。

对于当前最担忧的宏观经济因素,56.5%的投资官选择了“政策”。“经济已经基本恢复疫情前水平,货币政策是否会转向存在不确定性。”一位投资官解释道。

1

2021年投资前景如何?中性偏乐观

2021年中国保险投资官调查显示,65.22%的投资官对2021年的投资前景持中性态度,30.43%持比较乐观态度,4.35%选择“悲观”。而在2020年初,没有一位选择“悲观”。

机构理财,期货理财

一家大型保险资管投资官分析,当前资本市场估值整体尚属合理,股息率/10年国债收益率处在历史45%分位数附近,股债性价比总体处在平衡位置。但经过两年的结构性牛市,部分新兴成长和大消费行业估值已处在较高位置。从宏观经济、资本市场和投资者结构变化趋势看,未来投资机会可能仍是结构性的,但挖掘难度会越来越大,需要更多重视盈利增长的确定性和估值性价比。

“股票市场可能先上后下,结构更加重要;信用债市场存在风险,债逐渐出现机会。”另一家大型保险资管投资官如是表示。

也有投资官表示悲观,认为2021年内外部宏观经济环境仍然存在极大不确定性,权益资产连续两年上涨后预期回报率下降,多重因素对证券市场不利。

2

收益率目标可能下调

2021年投资预期如何?是否还能再续2020年的辉煌?73.91%的保险投资官认为差于去年,13.04%的投资官认为投资环境要好于去年,13.04%的投资官认为尚难预期。

机构理财,期货理财

在多位保险投资官看来,2021投资预期差于2020年的主要原因是权益市场连续两年上涨后可能回调,权益资产收益可能不及去年。

前述大型保险资管投资官表示,依然看好资本市场的结构性机会,但当前估值所隐含的预期回报率较去年已有所下降。

一位选择“尚难预期”的投资官认为,2021年进入后疫情时代,疫情的深远影响在在持续显现;美国大选尘埃甫定,后续政策、尤其是对华政策有待观察。积极因素与负面问题都存在,市场有待观察。

如果将时间拉长到未来1-3年,60.87%的保险投资官认为收益率目标可能下调,39.13%的投资官认为将维持平稳,较短期预期有所上升。

机构理财,期货理财

一位投资官认为,从未来1-3年来看,市场不确定性增加,导致投资收益下调的可能性加大。

另一位投资官从风险偏好角度分析认为,中枢下行趋势不改,权益资产价值较高,保险资金如维持同样收益需要增加风险暴露;如维持风险偏好,则预期收益下调。

也有持乐观态度的投资官。一家大型保险资管投资官认为投资收益目标将维持平稳,原因是看好中国经济发展,尤其是消费升级和产业转型的趋势带来的机会。

另一家大型保险资管投资官亦认为,尽管部分板块估值已经较高,但经过一段时间的盈利增长后,总体看优秀公司的估值可以动态消化,可以带来稳定的回报。从更长时间维度看,国家对资本市场的重视度前所未有,资本市场改革向纵深推进;A股市场的上市公司结构与经济转型方向匹配度越来越高,A股生态由逐渐由卖方市场走向买方市场、由散户驱动走向机构驱动,居民资产配置向权益市场的转移、外资持股比例的提高仍是大势所趋,看好A股市场的长牛慢牛。

3

多个不确定因素影响2021年

2021年面临的最大不确定性是什么?投资官们的看法并不统一,这也反映出今年形势的复杂性。

其中,“新冠疫情”获得最多投票,有28%的投资官认为这是最大不确定性因素。紧随其后,“国际市场环境”和“国内政策”也都获得了24%的投票,也是被认为不确定大的因素。

“新冠疫情仍带来最大不确定性,对于宏观经济以及政策均产生直接的影响。”“海外疫情形势仍较为严峻,国际环境存在较大不确定性。”投资官们称。

一位选择“国际市场环境”的大型机构保险投资官详细阐述了具体考量:近些年来,中国宏观调控越来越趋于成熟,2020年中央会议指出要“完善宏观调控跨周期设计和调节”,预计未来宏观政策和经济的波动性将较以往明显降低,而在外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大环境和资本市场对外开放力度不断加大的背景下,外部不确定性的影响可能越来越大。一方面,中美关系仍是中国外部环境最大不确定性,拜登政府上台后的对华措施如何尚待观察;另一方面,美股估值已处在历史高位,如果美国财政货币政策边际调整或者出现基本面逆风,美股可能存在较大波动风险,对A股也将造成溢出影响;此外,变动,台湾、香港、南海等地缘政治问题也错综复杂,对2021年的投资带来较大不确定性。

其次,地缘政治有16%的投票,也是投资官们认为有一定不确定性的因素。

另外,选择“国内经济形势”的投资官最少,意味着大多数险资投资官认为国内经济形势不存在大的不确定性。

机构理财,期货理财

对于当前最担忧的宏观经济因素,56.52%的投资官选择了“货币政策”。保险投资官解释道:“经济已经基本恢复疫情前水平,货币政策是否会转向存在不确定性。”“主要担心全球货币超发、供需缺口导致全球性通胀风险,进而对于货币政策收紧的预期。”

其次,有26.09%的人最担忧的是宏观因素是“经济下行”。一大型险企投资官认为:经济下行,将带来货币政策、宏观政策的变化。而利率如随着下行,对于保险资金挑战巨大;同时信用风险上升、股票市场波动加剧。

另一选择“经济下行”的投资官表示:如果经济超预期下行,从宏观上来看,上市公司不达预期的比例必然提高,这将给权益市场带来较大的下行风险;而从当前宏观经济来看,工业生产和已经基本恢复到疫情前高位,宏观调控已开始考虑“转弯”,尽管仍强调“不急”,但紧信用的力度拿捏、市场主体的反馈、部分高杠杆弱现金流主体的脆弱性仍有待观察,不能完全排除经济下行的风险。

另有13.04%的人选择了“通胀”,有投资官对此提到:大宗商品价格高企可能会导致超预期。此外还有更少数提出担忧其他因素,如“监管政策”因素。

机构理财,期货理财

4

最担忧的投资风险:信用违约

被问及当前最担忧的投资风险,58.33%的投资官选择了“信用违约风险”。

一家大型机构投资官对此表示,2021年信用扩张总体将较去年放缓,疫情期间减免政策将到期,延期还本付息政策持续到何时尚不确定。在到期量总体较大的背景下,部分高杠杆、弱现金流主体的信用违约风险值得重视。从去年11月永煤事件来看,信用事件从风险偏好层面对股市造成了明显影响,如果发展成信用收缩,则在基本面和流动性层面都将带来冲击;信用利差的走阔对市场结构也有明显的影响。从事前信用评估角度,永煤可能并不是资质最差的主体,永煤事件也可能预示着,这可能不会是个孤例,刚兑打破和信用违约可能将越来越常态化。

其次,37.50%的投资官选择了“股票市场波动”风险。“当前A股整体估值中等偏上,但个别板块估值较高。”“利率下行是长期问题,股票市场如波动较大,则带来当期收益承压。”“信用违约逐渐成为常态;但权益资产高估值情况下机构抱团可能会助涨助跌。”这是保险投资官们担忧股市波动风险的主要考量。

机构理财,期货理财

5

最愿意增加的三类资产:债券、股票、股权投资

保险资金都要做资产配置,有战略层面的资产配置,这是长期大类资产配置策略,也有战术层面的资产配置,在相对短期内起作用。对于2021年的战术资产配置,险资最有意对哪些资产增加投资?

根据本次调查结果,债券、股票/股基、股权投资是险资投资官最愿意增加投资的三类资产,分别获得了29.03%、27.42%、22.58%的投票率。对此,保险投资官们称:

“股债相对而言,债券价值大;‘十四五’规划为股权投资提供的机会、明确了方向;基础设施投资期限长,适合寿险资金。”

“股市2021年机会大于风险,债市把握利率债波段机会,股权投资稳定回报项目,可获取长期收益。”

此外,其他主要资产上,基础设施获得了9.68%的投票,现金及存款获得6.45%投票。

机构理财,期货理财

6

预期险资配置权益资产比例:稳中有升

2020年保险投资领域有多项改革新政,其中受到资本市场关注的是,去年7月险资权益资产投资比例放宽。根据本次调查,险资投资2021年险资对权益资产的投资比例大概率会“稳中有升”。

问卷对于“2021年险资配置的权益资产比例会如何变化”的问题,在明显提高、有所提高、保持相对稳定、还不确定的4个选项中,所有保险投资官的选择都集中于“保持相对稳定”和“有所提高”两项,且这两项获选情况大体相当。52.17%的投资官选择“保持相对稳定”,47.83%的人选择“有所提高”。

可以看到,过去险资投资权益资产的上限为30%,新政后,最高可以到45%。由此,以大型保险机构为代表的那些偿付能力充足、资产负债匹配得好的保险公司,将集体迎来权益投资比例上限的提升。而在上限提升之后,有近半数的投资官倾向于投资权益资产比例会有所提高。

“从整体来看,资管新规过渡期即将结束,全社会真实无风险收益率有望继续下行,驱动居民资产、资金等重新配置,权益市场长远看将受益于无风险收益率下行;从结构来看,资本市场改革和A股机构化、国际化、长期化趋势的推进,有利于结构性牛市更具持续性,长牛慢牛可期。”一位大型机构投资官解释了权益配比会“有所提高”的原因。

“保险公司受负债端成本限制,控制投资风险,权益类资产比例保持相对稳定。”选择权益投资比例“保持相对稳定”的投资官们则提到,险资权益投资比例受多方面因素影响。比如,一是权益市场波动性大,对当期损益影响较大,特别是上市保险公司有季报压力;二是资产负债、偿二代对权益投资形成隐性约束(如,权益类资产资本占用较高,对偿付能力消耗较大);三是股权投资当期无会计收益,市场信息不对称风险较大,难以大规模参加。

机构理财,期货理财

7

6成投资官认为2021年A股机会大于风险

虽然认为A股当前风险较高,但是仍然有6成的投资官选择“2021年A股机会大于风险”,正所谓“富贵险中求”。

机构理财,期货理财

2020年A股指数涨13.87%,深成指涨38.73%,涨64.96%。个股分化加大,资金抱团行业龙头和热门成长股,金融地产门可罗雀。A股当前的估值到底合不合理?问卷中,有接近8成(78.26%)的投资官认为,当前估值已经较高了。

也有投资官认为,估值高还是低,要从多个维度分析。

纵向对比看,上证、沪深300、A股整体剔除金融和石油、创业板的估值(分位数)分别为16.1X(59%)、16.1X(73%)、39.1X(72%)和64.4X(87%)。A股估值总体处在中枢或中枢上方,行业间估值分化较大。横向对比看,相比欧美市场,A股估值分位数基本合理。在大类资产间对比看,股债性价比总体处在平衡位置。

机构理财,期货理财
机构理财,期货理财

在被问到A股在2021年投资机会时,有投资官表示,个别板块估值仍较低,有阶段性投资机会。

具体板块上,有投资官看好有色化工等周期成长股以及中国优势制造业,有多位投资官认为,受国内消费驱动影响,科技板块随着企业业绩改善带来阶段性机会,以及医疗健康养老均是经济转型发展的长期方向,这里面可能会产生大一批优质大市值公司。

谈到金融地产,有保险投资官认为从估值角度已经具备一定的安全边际,在紧缩的情形下,可能具备一定的相对收益,但考虑经济结构转型和投资者生态变化,可能机会更偏结构性,整体看绝对收益空间或有限。

8

一致看好港股2021年机会

2020年,港股恒生指数下跌3.4%,涨幅已是连续2年排在全球主流市场的尾部。证券时报记者在2019年、2020年进行的保险投资官调查中,保险机构均表示出对港股的看好,2021年,这个预期更加一致和明确。

机构理财,期货理财

调查显示,21.74%的投资官认为“港股有战略性机会”;65.22%的投资官认为港股机会比较大,13.04%的人表示“难确定”。

从全球流动性、估值修复、成长性、以及安全边际的角度,保险投资官们普遍认为,港股现在有着更高的安全边际。

“在经济上行、美元贬值的周期中,港股的业绩弹性通常大于A股,尽管港股市场还存在中美关系等不确定因素,但考虑当前AH溢价在140%左右,已经有较好的安全边际。拜登政府上台后,至少其执政初期可能重心在美国国内,影响香港市场的前述风险因素还存着缓和的可能性。另外,港股市场存在较多A股稀缺的新经济标的,值得战略性的加以重视。”一位大型保险资管机构投资官认为,港股有着战略性机会。

另一位保险投资官表示,从流动性角度考虑,国内经济企稳,2021年A股可能受到流动性回收的影响,但是港股的流动性与全球流动性相关,在疫情仍不明朗的情况下,美国欧洲等大国不会轻易回收流动性,因此,至少在上半年,港股将拥有比A股更为宽松的环境。

另一位投资官表示,从估值的角度,港股2020年涨幅较低,估值显著低于A股。虽然险资在港股投资上受到一定的比例限制,每家公司会有不同考量,但判断是一致的。

不过,也有投资官表示谨慎,认为港股市场受国际宏观环境影响较大,2021年不确定性因素仍然较多。

(文章来源:券商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