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奔涌!一年两只“翻倍基” 竟都有这位90后基金经理!运气还是天赋?

作者:阿飞
【字号:

摘要:【后浪奔涌!一年两只“翻倍基” 竟都有这位90后基金经理!运气还是天赋?】王尔德说,世界上有两种不幸,一种是求之不得,另一种就是得偿所愿。突如其来的成功以及相对年轻的资历,让不了解郑澄然的人开始质疑:集中的持仓、较高的换手,背后是不是代表着基金经理激进的操作,以获取更高的收益?(券商中国)

郑澄然自己也没有想到,担任经理的第一年,他和同事孙迪共同管理的广发高端制造会成为公募基金冠军的热门之选,很多基金经理奋斗了十几年的荣誉和光环,瞬间加身。

银河证券统计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广发高端制造2020年回报达133.83%;郑澄然和刘格菘共同管理的广发鑫享混合也获得了109.30%的回报。

王尔德说,世界上有两种不幸,一种是求之不得,另一种就是得偿所愿。突如其来的成功以及相对年轻的资历,让不了解郑澄然的人开始质疑:集中的持仓、较高的换手,背后是不是代表着基金经理激进的操作,以获取更高的收益?

对于外界的种种猜测,郑澄然这位29岁的基金经理明显还有一些不适应。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是从供需格局出发,在熟悉的新能源车、光伏、化工等领域把握住了拐点行情,给基金带来了良好的超额收益。

面对外界猜测的年末调仓,他也坦然地表示,持仓股票短期涨幅比较大,在一定程度上透支了未来的成长空间。“这种涨幅超出了我的框架。我追求的是在成长行业赚周期的钱,对胜率的要求比较高,而胜率很注重估值。”郑澄然说,外界会误认为年轻的基金经理比较乐观,但其实他是一个偏保守的理性投资者。他希望在自己能看懂的行业中选择好公司,赚认知范围内的钱。

运气还是天赋?

“我本科学的专业是微电子,辅修经济学专业。研究生选择了金融。”郑澄然说,2015年,他从北大毕业后加入广发发展部,成为一名行业研究员,覆盖的行业是电力设备与新能源,子行业包括光伏、风电、电网设备等。

对此,一位周期研究背景出身的基金经理认为,一批2007年入行的基金经理,只能先从周期行业的衰退中走出来,再重新去研究新的行业,年轻的基金经理入行即碰到好赛道,这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每年新进的研究员很多,能够做到出类拔萃的,只能是少数。

郑澄然入行两年,就在制造业产业研究中找到了感觉。2017年之后,他开始自信地向基金经理推荐股票,在光伏、新能源板块的胜率比较高。“前两年推荐股票时,对行业拐点机会的把握其实并没有现在那么大,但确实运气很好,胜率很高,大部分时间都做了正确的判断。”郑澄然略带腼腆地说。

基于他在新能源行业研究方面的扎实研究功底,将郑澄然从研究部调入成长投资部,担任刘格菘的助理,并先后参与管理广发鑫享、广发高端制造两只基金。刘格菘的亲自指导,给郑澄然的投资进阶之行装上了加速器。

“他在投资上给我的帮助很多,大到把握行业的方向,细到对单个公司的细节、风险的提示都有非常悉心的指导。”郑澄然举了一个例子,2020年上半年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海外基本停工了。刘格菘当时在内部会议抛出一个议题,疫情总有过去的时候,到时哪些资产将最受益?

“供给在中国、需求面向全世界的龙头公司,将在全球复苏过程中最为受益。光伏有90%的供给都在国内,是否符合这个投资逻辑?”明星基金经理刘格菘提出的这一假设,启发了郑澄然对光伏行业周期拐点的思考。

郑澄然在投资会议中分享了自己对光伏行业的两点认知:第一,光伏行业的需求跟终端组件产品价格显著负相关。2020年一季度,欧美推出一系列刺激计划,较大比例投向新能源领域(包括电动车、光伏),这意味着海外光伏的需求很有可能被刺激起来。第二,光伏产业波动比较大,扩产与出清都很迅速。2020年年初,受疫情影响,国内中小企业面临很大的压力,供给端完成了一轮天然的出清,龙头公司市占率大概率会提升。

沿着这一逻辑假设,在部门负责人刘格菘的指导下,郑澄然与团队成员一起展开工作,一方面与光伏产业的国际专家开电话会议,另一方面则是调研上市公司以及产业链上下游,在深入研究和充分讨论中坚定了这一判断。

“在2020年上半年市场最悲观的时候,公司的基金经理重仓买入光伏。”郑澄然说,回过头来看,2020年二季度确实是光伏行业的底部,不管是股价还是基本面,都迎来了触底反弹。在这波光伏行业的强势反弹行情中,广发基金是少数在市场底部布局的机构投资者。

数据显示,2020年4月1日至9月30日,光伏指数涨幅近46%,同期涨幅为24.45%。这是自2016年以来,光伏指数表现最好的一段时间。

灵感从哪里来?

复盘广发高端制造2020年的操作,除了在光伏板块提前潜伏,对军工、化工的精准布局也是基金超额收益的重要来源。为什么能把握住军工板块的这波机会?

2020年二季度以前,军工板块已经“沉寂”了5年,上一波军工行情还要追溯到2015年。郑澄然此前对军工行业的研究不算很深入。但巧合的是,2020年端午节前,他出差进行产业链调研时,在闲聊中捕捉到一个信息,军工行业的基本面出现了变化,以往不受关注的业务订单量增长比较快,工厂最近在加快招人。

在5年的制造业研究过程中,郑澄然搭建了一套从中观行业维度出发的研究框架,他对供需有变化、有拐点的行业尤为敏感。日常工作中,他也会对需求端有较高成长性的高景气产业保持跟踪,在供需迎来向上拐点时进行积极配置。

当发现军工行业的需求出现复苏的迹象后,郑澄然从过往的研究框架分析,军工行业供给格局清晰明了,只要能印证需求端是否真的出现拐点就可以了。于是他找了主流的卖方逐一进行交流,了解行业的趋势和最新动态。有了初步的框架后,他再去调研上下游的公司,自己动手搭建财务模型。

经过多次调研、与团队反复研究讨论,郑澄然对于军工的基本面得出了两个结论。一方面,军工行业订单变好、景气度上升已经得到了确认;另一方面,市场对基本面的认知存在偏差,大多数投资者对军工行业的认知仍然停留在资产注入的逻辑。但事实上,行业的基本面已经悄然变化,这是一波由需求拐点带来的机会。

2020年二季度,在郑澄然的积极建议下,广发高端制造等基金布局了军工板块。数据统计显示,2020年4月1日至9月30日,申万国防军工指数上涨34.21%,龙头公司的涨幅更为可观。

在周期波动中寻找产业趋势之花

复盘过去的2020年,郑澄然在参与管理广发高端制造、广发鑫享两只基金的过程中,协助投资团队把握住了几波机会。除了光伏板块的精准布局,对军工、化工机会的捕捉,也是基金超额收益的重要来源。

然而,与“买入并长期持有”的长线投资者略微不同的是,郑澄然的做法是,当持仓板块阶段性有较大涨幅后,他会选择兑现,并在市场中寻找下一个机会。体现在组合管理上,他的持股周期并不长,换手率有些高。

“我很在意投资的胜率和确定性,当持仓股票的估值高了,胜率就会降低。”郑澄然介绍,他在制造业的研究中清晰地见到,制造业是一个周期波动非常明显的行业,最有效率的投资应该是用产业趋势的方法,在成长行业赚周期的钱。

在这位29岁的基金经理看来,只要是制造业,不管需求端增速有多快,都离不开周期的影响。即使是在光伏、电动车等长期成长性非常好的行业,也会面临周期波动。

“制造业的产品有一定同质化。假设我们是做生意的,看别人开店,今年开三家,明年开四家,生意很红火。很快就会有其他人也想开一家,产能就会扩起来。” 郑澄然分析,一旦行业连续高速增长,行业龙头很赚钱,大概率会有一堆资本冲进来。即便行业增长再好,也会在阶段性出现产能过剩。

“这样,即使是龙头公司,也会面临行业周期波动,盈利能力会受到影响。”郑澄然补充道,制造业的周期性,不仅影响盈利,也会影响估值。当行业出现连续几个季度快速提升时,市场情绪会提升,估值也会大幅提升,投资者能赚到业绩上行和估值提升的回报。反之,在市场悲观时,也会出现盈利和估值的双杀,比如说2018年的电动车和光伏。

在担任刘格菘助理期间,郑澄然对于产业趋势投资的认知变得更加深刻,研究员时期的懵懂认知逐渐形成体系落地。刘格菘也非常认同产业趋势投资的方法,他认为,从供需入手把握产业趋势,在产业趋势大背景下分享龙头或龙二公司的成长红利,能为基金带来显著的超额收益。

也就是说,从供需分析框架,本质上赚取的是产业的超额收益,这样的投资机会往往能带来“戴维斯双击”,一方面能获得产业周期向上时龙头企业业绩高速增长的收益;另一方面,也可以获得市场对高成长行业给予的乐观未来预期所带来的估值提升收益。

分析基金季报可以发现,广发高端制造在2020年精准握住了几波机会,包括电动车、光伏、军工等。而之所以能抓住这些机会,正是得益于郑澄然对制造业周期的研究积累,对行业拐点的敏锐感知;另一方面也源自他和孙迪的默契合作。

第三方研究机构评价称,孙迪是价值老将,郑澄然是成长新锐,两者风格迥异却各有所长,这种和而不同的体系相互补强,形成了“双剑合璧”的效果。基于他们的良好合作,广发基金为两位基金经理布局了牛年首只重磅——广发兴诚混合(基金代码 A 类 011121,C 类 011130)

(文章来源:券商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