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票“求关注”折射A股生态嬗变

作者:阿飞
【字号:

摘要:【小票“求关注”折射A股生态嬗变】随着注册制的全面推进,股票供给大量增加,A股由卖方市场逐渐转变为买方市场。大市值公司不断演绎“机构抱团”行情,而大量小市值公司无人问津。A股市场生态加速变化,小市值公司将何去何从?

随着注册制的全面推进,股票供给大量增加,A股由卖方市场逐渐转变为买方市场。大市值公司不断演绎“机构抱团”行情,而大量小市值公司无人问津。A股市场生态加速变化,小市值公司将何去何从?

“我这个董秘成了销售人员,推销自家股票。”一家股票市值仅20亿元的上市公司董秘李斌(化名)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利用年底举办策略会的机会,自己密集拜访了30多家机构,但多数机构对其兴味寡然。

市场格局

悄然生变

就在李斌走马灯式拜访机构的过程中,他所在公司的股票股价依旧没有起色,这让他面对机构时越来越没有底气。有的机构还是看在朋友引荐的面子才见上一面,“只有20分钟时间”,这让李斌感到无比失落。

李斌的遭遇正是当下A股小市值公司面临处境的一个缩影。

注册制稳步推进,供给大量增加,向“二八分化”进一步加剧。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收盘,在A股4100多只股票中,近半数市值不足50亿元。上善若水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侯安扬发现,在这些不足50亿元的小市值公司中,“接近75%的股票没有券商等机构的覆盖。”

2016年以来,A股机构投资者力量显著增强。特别是2020年,新成立公募规模和公募总规模分别超过3万亿元和18万亿元,双双创下历史新高。据估算,包括公募基金在内的各类机构投资者合计持有的A股流通股市值占比近50%,成为市场主导力量。

“A股股票从供不应求的卖方市场转变为买方市场,这是一个历史性的转折。”侯安扬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此消彼长,A股市场生态正发生剧烈变化。

星石投资合伙人、首席研究官方磊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近两年来,A股上市公司估值分层加速,同一行业不同公司享受的估值有着天壤之别。“现在可供选择的A股股票太多了,自然会把大部分研究力量和投资资源集中到优质公司身上。”

机构关注的优质公司往往意味着大市值。“除了基本面,从交易层面看,大市值公司也更适合机构投资者进行配置。小市值公司通常流动性不足,股价容易大涨大跌,进出都很困难。”某大型公募基金基金经理王刚(化名)对中国证券报记者直言,“我们现在几乎不看50亿元市值以下的小票。”

喜欢在小票上“兴风作浪”的游资也开始转向。“游资炒作小票的惯用套路是打板。但科创板和创业板的涨跌停幅度扩大到20%,打板的资金量和封板难度都增大很多。叠加监管力度进一步加大,游资不再敢轻易炒作小票了。”侯安扬说。

“涝的涝死,旱的旱死”

无人问津的结果是小市值公司流动性江河日下。

上交所理事长黄红元日前指出,“2020年小市值公司市值占比9.9%,较2012年的14.5%明显下降。一些差、弱、小公司的流动性收缩,流通市值排名后50%的公司,合计市值占比从2001年的近30%回落到目前的不到6%,交易额占比则从33%回落到不到17%。”

“涝的涝死,旱的旱死”。大市值公司演绎机构“抱团”行情,而闪崩甚至连续跌停频繁出现在小市值公司身上。数据显示,2020年,日均成交额不足千万元的36只股票中,股价上涨的股票仅25%;日均成交额超过10亿元的134只股票中,股价上涨的股票高达82%。眼看股价不见起色,越来越多像李斌这样的小市值公司董秘开始坐不住了,纷纷踏上征程向机构推销自家股票。

方磊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如今上市公司路演或“反向路演”数量明显上升。“以前通常都是券商组织联合,上市公司集中回答大家的问题。现在形式越来越多样化,上市公司主动组织调研或上门路演次数增多了,有的公司把组织作为定期活动。”

方磊发现,近两年来上市公司对市场的反馈更加及时,定期报告和重大后都会通过电话会、调研等方式和投资者沟通交流。“如果跟踪紧密,从公开渠道就可以了解到上市公司经营和发展的一举一动。”

但对李斌这些董秘而言,小市值公司邀请机构来场像样的路演又谈何容易。

某券商研究员刘明(化名)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一家市值40亿元的上市公司希望自己帮忙组织一场机构电话会议,但自己联系了一圈后,发现感兴趣者寥寥。“推荐一家小市值公司,甚至会有机构怀疑你想配合公司拉股价。”他说。

刘明发现,为迎合买方的偏好,卖方机构的研究也在向头部公司集中。“都在推荐大市值公司,买方机构可以交叉验证。而推荐小市值公司,即便有上升潜力,买方机构因为难以从其他券商那里得到交叉验证,也不会买入。”

打铁还需自身硬

2020年8月,因居家办公需求大增,市值从年初的20亿元蹿升至80亿元。在微信朋友圈怒怼平安资管基金经理的公司董事长项乐宏感到委屈的是,公司上市两年多来,很少有基金经理来乐歌股份调研,几乎没有一家坚持到最后。项乐宏感叹,多数基金经理都想赚快钱,几乎没有基金经理愿意到工厂去看流水线、看工艺。如今股价大涨,基金经理才蜂拥而至。

事实上,项乐宏说出了不少小市值公司的心声。

方磊认为,“简单按照市值大小决定是否投资,可能错失大量机会。不少千亿甚至万亿市值的上市公司就是从几十亿市值的体量慢慢成长起来的。我们研究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在发展初期找到有潜力的公司,通过长期投资获得回报。”

王刚的观点则不同,“从产业发展角度看,大量上市公司基本都处于产业成长曲线的中后期。在这个阶段,市值规模不够大的公司质地可能也一般。当然,可能也会有例外。但机构与其在这方面花太多精力,还不如研究产业龙头效率更高。”

方磊则提醒,行业差异很重要。“传统行业变革的可能性小,强者恒强,小型公司想跑出来很难。但一些科技领域发展变化快,发展初期的小型公司同样需要格外关注。”

投资者关系总监梁蓉见证了自己所在公司市值增长历程:“游戏行业属于新兴产业,以前机构了解不多。随着公司的快速增长,机构关注度明显提升。不久前公司组织了一场外资机构调研活动,调研的机构超过40家,包括一些知名度较高的外资机构。”

信公咨询深圳公司负责人梁华权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小市值公司要秉持‘打铁还需自身硬,酒香也怕巷子深’的逻辑进行市值管理。除了要学会包装,关键还是要练好内功,提升上市公司质量,增强持续盈利能力,这样才能更好地‘推销’自己。”

(文章来源:中国证券报)